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汽車 房產 圖片 視頻 全國 福建

北京

旗下欄目: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遼寧 吉林 上海 江蘇 浙江

【新春走基層】守土與鄉愁——走進珠峰腳下的村莊

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采集俠 人氣: 發布時間:2020-01-27
摘要:在游客和登山客眼里,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是極限,是遠方。而對于生長于她腳下的人們來說,珠峰是他們每日的生活,也是一場永遠的鄉愁。

  在游客和登山客眼里,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是極限,是遠方。而對于生長于她腳下的人們來說,珠峰是他們每日的生活,也是一場永遠的鄉愁。

  歸家

  33歲的索朗在過年前4天回到了他出生的地方——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扎西宗鄉托桑林村。

(新春走基層·圖文互動)(1)守土與鄉愁——走進珠峰腳下的村莊


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扎西宗鄉托桑林村(1月22日攝,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

  扎西宗鄉是距離珠峰最近的行政鄉,平均海拔約4300米。從托桑林村出發,開車40分鐘即可到達珠峰游客大本營。這個季節,營地已無跡可尋。旺季供游客住宿的臨時帳篷早已撤走,只有三兩游客不時頂著高原冬季的狂風匆匆拍照后,便登車離去。

(新春走基層·圖文互動)(2)守土與鄉愁——走進珠峰腳下的村莊


回到托桑林村老家的登山向導索朗,從儲藏室取下牦牛腿(1月2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

(新春走基層·圖文互動)(5)守土與鄉愁——走進珠峰腳下的村莊


扎西宗鄉藏普村村民扎西的大兒子阿旺次仁面對鏡頭時有些靦腆(1月21日攝) 。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

  然而,扎西宗鄉的30個行政村卻迎來了一年中最熱鬧的時刻。這里在傳統上屬于“后藏”地區,每年藏歷十二月一日要慶祝后藏新年。今年,后藏年恰與農歷春節同日。歲末至,游子歸。

  游子越走越遠,折射鄉村之變。索朗的父輩中很多人都沒念過書,而現在,人口不到8000人的扎西宗鄉大中小學生就有1700多人。索朗17歲離開家,選擇了一條屬于山腳下年輕人的特殊道路。他成了一名登山向導,供職于西藏登山協會,每年都會回到珠峰工作。他家九個兄弟姐妹中,如今只有老三還留在村里。

  求學、遠行、成家立業,越來越多珠峰的孩子在外面的世界落了腳。但索朗發現,忙碌并不只是在外打拼的人的專利。

  “村里人都很忙,以前曬著太陽過一天的閑人,再也看不到了!彼骼收f。

  守土

  珠峰腳下的耕種季很短,四月末播種,九月收割。但農人的冬季依舊忙碌。索朗家51歲的鄰居格桑,好不容易才騰出一天時間來索朗家參加年前的聚會。

(新春走基層·圖文互動)(7)守土與鄉愁——走進珠峰腳下的村莊


托桑林村村民格桑展示親手編織的藏族傳統女式圍裙“邦典”(1月19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

  不下地的時候,格桑都在家里的織機前?恐幙椇褪圪u一種藏族傳統女式圍裙“邦典”,曾是貧困戶的她終于在田地之外有了新的收入。節慶時購買新衣的人很多,格桑過年時更忙了。

  “當貧困戶挺不好意思的!睈坌Φ母裆N孀×四。雖然扎西宗鄉所有貧困戶都享受著至少一項政策補貼,但格桑還是覺得,“要自己想辦法掙錢”。

  能想的辦法有限。鄉里地處珠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,大量核心區土地不能用于建設,生態保護和脫貧增收之間的平衡,考驗著守在這方土地上的人們。

(新春走基層·圖文互動)(3)守土與鄉愁——走進珠峰腳下的村莊


托桑林村村民格桑在編織一種藏族傳統女式圍裙“邦典”(1月20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

  珠峰旅游是一條路。緊鄰公路、村中又能遠眺珠峰的巴松村就發展成了民宿明星村。而巴松村向前30多公里的游客大本營,旺季時也都由扎西宗鄉的村民經營住宿帳篷。58頂帳篷的經營權按比例分到20個村中,去年總收入超1100萬元。

  直接參與旅游經營的仍是少數,村民們還想要共同富裕。于是鄉里規定:每頂帳篷要向各村上交6萬元的租金。巴松村把這些錢的百分之八十都分給了村民。

  但在遠離旅游路線的村子,這些租金遠不能解渴。每個村在2019年都成立了合作社。而全鄉唯一一個牧業村藏普村則要求畜牧大戶必須幫助少畜戶,保證每個少畜戶可多分得兩頭母牛用來繁育。

(新春走基層·圖文互動)(6)守土與鄉愁——走進珠峰腳下的村莊


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扎西宗鄉托桑林村苗圃合作社(1月22日攝,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

  36歲的貧困戶扎西分到了牛,可他仍閑不住,離開村子跑起了運輸,除夕也依舊在路上。他10歲的大兒子阿旺次仁已經懂得心疼父親,被問起想不想讓爸爸留在村里,小家伙靦腆地點了點頭,卻也說爸爸告訴過自己,離開是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。

  扎西的選擇在多數人靠牛羊就能衣食無憂的藏普村并不多見,但在扎西宗鄉卻越來越普遍。鄉里去年搞了烹飪、駕駛等多次培訓。產業不能觸碰生態紅線的情況下,外出務工成為時尚。守土,意味著人在世代居住的土地上生生不息,也意味著掌握平衡的藝術,守護一方水土永續的生機。

  戀山

  雖被稱作“珠峰腳下的村莊”,但在扎西宗鄉的大部分村里,珠峰并非抬眼可見。然而,每一個珠峰的孩子,都已把這座高聳于家鄉南方的雪峰放在了心里。

(新春走基層·圖文互動)(8)守土與鄉愁——走進珠峰腳下的村莊


索朗家的聚會上,主人給參加聚會的村民倒酥油茶(1月2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孫非 攝

  “感謝珠峰,為我們帶來了生計!边@是登山向導索朗的心聲,也是每一個牦牛工的心聲。每逢登山季,鄉里23個村的村民便有機會趕著牦牛為登山隊運送物資,并在山上撿垃圾獲得收入?埓宓哪夏炯尤ツ陹炅艘蝗f多元,牦牛成了家里的寶貝,從不下田耕種。一次在山上遭遇風雪,南木加一點不擔心自己的安危,只是暗暗向珠峰祈禱:“可千萬不要把我的牛收了去!”

責任編輯:采集俠

最火資訊

首頁 | 資訊 | 關注 | 科技 | 財經 | 汽車 | 房產 | 圖片 | 視頻 | 全國 | 福建

Copyright © 2015 新聞資訊門戶站 版權所有

電腦版 | 移動版

黑龙江快乐十分20180730开奖结果